1.业镜台_阿娇今天投胎了吗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1.业镜台

第(1/3)页

  阿娇今天投胎了吗

  怀愫/文

  阿娇在丰都城住了许多年,究竟有多少年,她自己也算不清楚。

  丰都乃是寿终而亡的鬼魂们暂居之所,等投胎的时辰一到,亡魂的名符便呈送丰都大帝座下的七十五司,由差人接引,该投往何处便投往何处。

  阿娇等了又等,等了又等,怎么也等不到她自己投胎的那一天,闷得都快长毛了。

  她这一觉又睡了连月,在玉床上翻了个身,细白小手掩着檀口打个哈欠,整个鬼斜靠在床上,吊着两只雪白玉足,想了半日也没想出今儿要做些什么好。

  慨叹一声,当鬼没意思。

  陪葬的陶俑侍女相伴得久了,也能知道些主人心思,捧镜侍女捧镜,梳头侍女梳头,欲替阿娇妆扮,好出这四方墓室散散心去。

  阿娇脚上悬的金铃铛“铃铃”作响,十分打不起精神,蹙了长眉:“楚服何处去了?”

  泥胎到底是泥胎,纵是知道主人心意,这么多年依旧口不能言,阿娇问了也是白问,气啾啾翻了个身。

  当鬼可真是没意思。

  “娘娘,卫子夫这贱人下来了!”

  楚服从外头晃晃悠悠的飘进来,两只手扶着头往下拜,阿娇正觉无聊,斜在玉床上又发困,眼看又要再睡一月,一听这话“腾的”坐了起来。

  红唇一翘,一双眼睛灿若明星:“当真?”

  楚服的头接得不牢靠,一激动就差点儿就又掉下去,赶紧把系在脖子的上锦带绑紧一点:“她化作了灰我也认得,绝计不会瞧错。”

  终于有事儿干了!

  阿娇刹时来了精神,眉开眼笑,伸出一只赤足从塌上跳下来:“走走走,咱们瞧瞧热闹去。”

  在丰都住了这些年,阿娇已经好些年没有见着故人了,怎么也没想到第一个过来的竟会是她!

  看别人的事非悲喜怎么比得上看卫子夫的。

  鬼城之中处处都是时辰未到等着投胎的魂魄,各自有各自的故事,阿娇兴致好了便跑出去听一耳朵,兴致不好便在墓室中连月饱睡。

  实在穷极无聊,便往业镜台前去,看那些魂魄们被牛头马面拘到石壁前,照一生善恶。

  刘彻不是喜欢她么,阿娇倒要看看卫子夫这贱婢到底做过些什么。

  谁知她不光看见了卫子夫,还看见了刘据,阿娇大乐,抚掌而笑,楚服在她身边,伸长脖子去看,欢喜的一颗脑袋在脖子上直跳 ,跳得过份,脑袋“骨碌碌”滚下来。

  阿娇伸伸脚尖儿,把楚服的头勾住,替她套上。

  墨色石壁显出八个大字“阴律无私,孽镜显形”。

  阴司里有句俗语,八百里黄泉路好走,业境台前鬼难过,凭你生前心窍再多,这面石镜前也容不得一丝粉饰。

  阿娇“嘻嘻”笑两声,从腰上解下个香囊来,从里头抖落出几个三角香料来,嚼得口齿生津,她吃饱睡足,正好瞧一瞧这番热闹。

  刚来阴间的鬼,三魂未全,大多都浑浑噩噩。又才过了鬼门关、阴阳界,黄泉路上那漫天的鬼哭振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记住手机版网址:m.xdzxsw.cc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